第一章 房府之二男


    “听说了吗?二少爷偷老爷的东西,被老爷打成了傻子。”汗...

     “才不是,是二少爷偷了老爷的东西,被老爷发现了,老爷一气之下把二少爷打了一顿,不想被主母撞见,然后老爷被主母打了一顿,主母武力值太高了,掌风不小心把屏风挂倒,把遗爱少爷压傻了。”瀑布汗...

     “你听说了吗?房家二少被我朝第一妒妇打成了傻子。”黄果树瀑布汗...

     “如此歪风,绝不可长,虎毒尚不食儿,房家...本来房二少爷就傻,现在...唉...”尼加拉瓜瀑布汗......

     唐朝的八卦者以媲美二十一世纪狗仔队的速度把房家二少爷犯傻的事在整个长安城风传,就算是躲在房家内院装死养伤的我也有所耳闻。

     坐在门口,一袭绸衫,露出具有暴炸力的胸肌还有手臂,保持着思想者的姿势,思考,这是我打昨天夜里清醒过来之后一直在做的事。穿越了...我竟然穿越了,卖糕的佛祖啊,该死的贵J058XX,该死的面包车,该死的上汽通用五菱,该死的没有红绿灯的三叉路口,还有那本该死的过期电脑报。

     房俊,我现在的名字,问题,我不过是一所师资力量缺乏的私办学校中万金油老师中的一员,虽然历史不是我在学校时的强项,但是,每一位新时代愤青都会牢记初唐万国来朝的盛世,所以,对于初唐的历史还有知道一些滴,特别是那几位名震今古的强悍武MM,还有高阳MM,还有位就是我现在的娘亲房夫人卢氏......

     至少知道房玄龄老头家的嫡子之二,也就是现在的我,只长身板不长脑袋的房俊,字遗爱,大约再过俩月就满十六岁,可是身高已经超过了我十八岁时的个头,至少一米七五,体重嘛...看看胸肌,嗯嗯,至少也得七十公斤。身体是结实了,可问题也来了。

     最多一两年,偶就要被伟大滴李世民大帝陛下赐婚,然后,历史上最强悍的女人之一,最彪悍的婚外恋代表,被后世称为向往自由恋爱的伟大先驱者高阳公主MM,就会夹杂着强大的王霸之气,手提皮鞭,脚踏风火轮,杀气腾腾、烟尘滚滚滴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可怕的事情就会发生,我被高阳MM戴上巨绿的帽子,而且会因为死翘翘,老逗死得早了,他不会有事,可是我跟却要被在拉到刑场剁肉馅子玩。

     “我靠...用得着这么玩我吗?想玩我,至少得给我个理由先!”狠狠地朝着前面的地面吐了口唾沫,用周星星的名言来发泄下。

     “少爷...少爷,您又犯病了?”口水才落地,就听到了身后的惊呼声。又是她...头疼,这丫头,就是那天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看到的那个古装小萝利,据她自己说,是专门服侍我的丫头,名叫绿蝶,芳龄十四岁半。名字乍听之下觉得很土,但回味起来偏偏又很有意境的名字。

     “我没事,我不过是在复习一下大片里的情节...”我朝着小丫头露出了门牙,展现我的善意。

     “大...大片?”小丫头片子眼中星光闪闪。

     “嗯,就是...”我伸手比画了个四方形:“在一个框框里,有很多人在里面演戏...”

     “少爷...少爷,别说话,小蝶去喊夫人...”小丫头眼中的星光有向泪光发展的趋势。

     这个十四岁的小丫头绿蝶一天倒晚就像块膏药,说错,像是我的影子,除了茅房之外,任何时间和地点,只要我一睁眼,就能见过这小丫头那双漂亮得惊人的大眼睛,只要我做了任何一件有背唐代风尚和斯文的行为,这小丫头立马就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控诉,坏...太坏了。

     小丫头那小身板,让身为老师的我无法做出任何一种有背现代教育精神的举动。不打漂亮女人,这是我的准则,更不会打漂亮的小女人,这是我的原则,当然...如果长的太对不起观众,我怕我会忍不住出手,这属于我的本能。

     “别,我没犯病。”我朝这丫头瞪圆了眼。

     小绿蝶战战兢兢地朝着我跟前伸出了一只漂亮晶莹的手,我点头:“恩,这是你的手指,指甲很漂亮。”

     小绿蝶飞快地把白如水葱的手指缩回袖内,小脸蛋上酡红:“奴婢是想看少爷还烧不烧...”

     我差点咽气,我很烧吗?算了,不计较:“...少爷我不烧...绿蝶小妹妹,麻烦你帮我倒杯水来,记得要凉的。”还是把她支开比较保险。

     “小蝶不敢当,请少爷别这样跟奴婢说话,要是让夫人或管家看到了,非打死绿蝶不可...”一身的粉色长裙的小丫头漂亮的大眼睛泪眼婆娑。眼神怯怯的...

     “小丫头,去给少爷倒水,记得要凉的,快点!”我恶身恶气地,还挥起了如同斯瓦辛格一股的胳膊来增加说服力。

     “是,绿蝶遵命...”小丫头立即服服贴贴地,如同小绵羊一般小步地朝着屋内摆放茶水的案几走去,眉宇间带着孜孜的喜意。太可怕了...看来我的口水比我的胳膊更具杀伤力?小丫头难道是受虐狂?冷汗...我可不是虐待狂,更不是萝莉控,不过嘛......漂亮清纯、温顺可人、天然而无污染的小环萝莉MM比起后世那些叨烟酗酒染着七彩发色的小萝莉们对邪恶大叔更具杀伤力。不由自主地为心里的想法而点头赞同,忽然又觉得汗颜,我果然也很邪恶...

     “俊儿...俊儿,该吃药了...”亲爱的房家主母卢氏在家仆的供卫中朝着我走了过来。身边的一位侍女端着热气腾腾的汤药,甜得腻人的称呼让我浑身鸡皮。她的身后还跟着房家的管家房慎,一位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有些干瘦,一身浆洗得干净整洁的长衫,却透着一股就算是大学校长都没有的气势,不愧是唐初名相之家,就连个管家的气势也不压于后世在电视看到的那些省级干部。

     “孩儿见过娘...见过...房...”我站了起来,双手拱起,不知道电视剧里的礼仪和打招呼的方式是否与唐代真的一致。娘,这词有点陌生...以前我在家都喊妈。

     “叫房叔...”卢氏似乎看到了我的犹豫。“哦...见过房叔。”

     “折杀老朽了...二少爷切莫如此称呼。直呼一声管家也就是对老朽的抬爱了...”房慎的表情十分的诡异,有些像是惊讶,又有点叹息的意思。

     “房慎,别说这种话,你虽是管家的身份,可你也是我夫君的远房表亲,俊儿喊你一声房叔你也当得起...”卢氏很有大家风范,淡淡地挥了挥手。

     “是...夫人。”房慎对卢氏的话不敢怠慢,低眉顺眼地答道。

     “快坐下,俊儿,你身子虚,大夫说了,你该多休息...今天可好些了,记得为娘了吗?”卢氏把汤药交给了身边的丫环,抬手捧着我的脸左右端详。

     “没...孩儿还是没有想起,就记得我是在这里长大的...”就算是恢复记忆,打死也不能说。因为,至少得码个位置,可不能让这一家子把俺一个丢大街上去。这可是唐朝,凭我拿手的电脑黑客技术在这个时代根本找不到饭吃,除非我先在唐朝制造出二极管计算机,搭建出互联网。

     “可怜的儿啊...”卢氏又开始泪花滚滚。“老东西打人也不知道轻重,你不就是把陛下赐的玉如意拿去当了换酒喝吗?又不是打碎了,又不是不可以赎回来......”

     “啊?...”感情这俊少爷不光是未来的绿头党,而且还一位强悍得彪乎乎的纨绔子弟,太牛了吧,李世民赐给他老爸的东西也敢拿去当铺换酒,害我听到八卦的时候还以为是捕风捉影......

     “又不舒服了?俊儿...怎么一头的汗?”卢氏从怀中抽出块丝帕,替我擦着脑门上的冷汗。

     “没...只是,我竟然不记得这事了,太奇怪了...”我尽量让脸上露出笑容。国家领导人赐的东西,国宝啊,当去当铺换酒喝....恨不得抽这房遗爱两巴掌。手刚举起来,算了,现在抽我疼很。

     “都怪你父亲,俊儿,不用怕,有为娘的在,他敢再动你一下,为娘就跟他拚命,娘就生了你们这仨小子,生生要是少了一个,娘就不活了...”号称唐朝第一妒妇的卢氏,房玄龄的夫人,我眼前的老妈果然不是盖的。

     “没...儿子以前也是太不像话了,父亲打得对...”这是实话,遇上这种不孝子,抽一顿算轻的了,要是我有这样的孽子,怕是直接抽刀剁肉包饺子吃了都不解恨。

     “说的,为娘在,你怕什么...好了,快把药喝了吧,这可是我让你父亲请太医开的药方,乖,快张嘴...”卢氏从侍女手中接过了药碗,递到了我嘴边,看样子又要喂我喝药。

     “娘,让我自己来吧,我现在能动了...”我眼眶有点热,这种感觉已经多少年没有了。喊这声娘还是有点...那个,毕竟,面前的卢氏不是我那千多年后的亲生母亲,可是她眼中那种对我,不,对房遗爱的宠溺,甚至让我有些嫉妒起这个被我占了身躯的纨绔子弟。看样子,纨绔子弟的生成肯定是缘于有一位过度地宠他爱他的好长辈。

     ----------------

     PS:晴了....又出现了,新坑又来了,这一次,我以勇往无前的气势再次杀入了起点中文网....认识晴了的书友们,有票帮个票场,没票帮个人场哈,不帮不行,晴了这仨月都在磨刀,菜刀、柴刀、西瓜刀很多,可以当飞刀射了...不给票不收藏的...小心了。www.yzkxs.com
如果喜欢《调教初唐》,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