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归乡


    作为一个孤儿,能够度过愉快的童年,考上大学,大学毕业之后找到不错的工作,受到领导赏识,有丰厚的收入,辞职后创业,又捞到了第一桶金。

     老天待自己不薄,王通一直这么想,尽管成功就在眼前的时候,他得了不治之症。

     来的那笔钱正好可以让他在医院里直到死亡,这真是好运气,在病床上王通经常开自己的玩笑。

     视野渐渐昏暗,意识阵阵模糊,王通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亡,此时却思绪如潮,从小到大,为了能和其他人一样,为了能有更好的将来,自己一直在努力在拼搏,却没想到是这个结局。

     “我不甘心……”

     三十一岁的王通孤单的死在了病床上,没有人听见他最后的呢喃。

     大明万历三年,广东,澳门。

     在临海的山坡上,西式的建筑鳞次栉比,十几座炮台设在各处要害之地,看街道上的人来人往,繁华市面,很难想象到在二十年这边还仅仅是海边的荒地。

     黄色面孔的汉人和白色的欧洲人混杂在一起,构成了这里独特的风貌,在大明的其他地方你绝看不到这样的情景,佛郎机妇人和街边的汉人菜贩讨价还价,穿着破烂的白人在街边和来往的明人兜售粗陋的“佛郎机特产”。

     在那佛郎机人铁匠铺子里,甚至还能看到汉人的孩子在当学徒。

     “王通!!你爹叫你快点回家!!”

     有人扯着嗓子大声的喊,声音传进街边的铁匠铺中,一个壮实的孩子听到这个,放下手中的铁棍和钻头,站起来冲边上的大胡子中年白人告别道:

     “巴蒙德师傅,今天我就要回京师老家了,感谢您这半年来教给我这么多。”

     那个大胡子白人正在敲打铁砧上的一根铁棒,听到孩子的话,放慢了敲打的节奏,用生硬的汉话说道:

     “谢我我也不会给你工钱的,门边那个包袱是给你的,今后我们互不相欠了。”

     王通也没接话,只是在那里深深鞠了一躬,到门口拿起那个包袱,快步的跑了出去,京师和澳门相隔几千里,这巴蒙德又是白人,再见的机会颇为渺茫,王通心中伤感,脚步飞快的离开。

     他没听到身后铁锤敲打铁砧的声音已经停下,自然也看不到大胡子巴蒙德用手擦拭湿润的眼角。

     此时的澳门并不大,王通很快跑到了港口,港口中既有软帆的盖伦船和克拉克船也有硬帆的大福船,桅杆有如森林一般,停泊船只的规模甚至过了澳门这个小城本身。

     跑到这里的王通已经看到了站在栈桥边上的一名中年人,这中年人身穿飞鱼服,腰间挂着绣春刀,无论番鬼还是汉人,都充满敬畏的避开,因为他们知道这打扮代表大明最强力部门之一的“锦衣卫”。

     王通和这个中年人眉眼之间颇为相似,可相比于王通的敦实壮健,这中年人看起来脸色有些青白,身体虽高,却瘦削的很,看着王通跑过来,连忙笑着扬手招呼,才要说话,却被突然咳嗽起来。

     “爹,等我多久了?”

     跑到跟前,王通仰头说道,那中年人止住了咳嗽,把捂嘴的手在身后随便一擦,慈爱的摸了摸王通的脑袋,温和的责备道:

     “你这孩子,几位送行的大人早就回去了,就等着你呢!”

     王通低头不好意思的笑,那中年人转身向着一艘福船走去,他连忙跟上,中年人说话不停。

     “……都十二岁了,读书学武才是正途,小通你整天泡在铁匠铺,要不就傻乎乎的乱动……”

     王通和他父亲并排走,其他人见到锦衣卫惟恐避之不迭,所以没人注意到中年人衣襟的某处有丝丝血色,这是他方才擦手的地方。

     福船宽大,现如今又是风平浪静的季节,人在船上几乎感觉不到簸动,站在甲板上,看着碧波万顷,海鸥在船边飞舞,让人心旷神怡。

     中年人身体虚弱,船一启航就进了船舱休息,他知道自己的孩子不会乱跑,所以放心的让王通呆在甲板上。

     在福船的船楼背风处,王通坐在那里解开了那个小包袱,和他的预料不差,包袱里有一把短火铳。

     跟着巴蒙德学了半年的打铁,估计这大胡子白人也看出来自己对火器的喜爱,临别的时候索性送给他一把当礼物。

     木柄打磨的很光滑,引药池严丝合缝,扳机很灵便,也算用心打造的家什,就是沉重了些,差不多有四斤重。

     佛朗机短火绳枪,差不多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的武器了,可要和后世的自动武器比起来,实在是没有办法比。

     ……

     来到明朝已经十二年了啊,王通长叹了口气,此时的神态和表情好似成*人,根本不是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

     穿越来到这个时代,成为一个初生的婴儿,隔了这么久,王通还记得那时候的惊骇和狂喜。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身为京师锦衣卫小旗的父亲王力,给他起的名字还是王通。产下他不久,母亲就暴病身亡,夫妻恩爱的王力没有再娶,一个人拉扯着王通到现在。

     有领先几百年的知识和经验并没有让他成为惊才绝艳的神童,现代营销和策划知识在这个时代毫无用处,成熟的意识却是他接受这个时代生活的障碍。

     有再活一次的知识,王通不想再失去,他像是个真正的婴儿一样成长,沉默安静的学习,从不松懈的锻炼自己的身体。

     缺医少药的这个时代,强健的体魄就是健康的保证……

     四年前,也就是隆庆五年,王力被调往澳门探察,他们家在京师没什么亲眷,自然把王通也一起带了过来。

     尽管佛朗机人出现在澳门不过三十年,可这里已经是个西洋化的城镇,王通在这里现了可以打造火器的铁匠铺。

     懂得火器的知识对自己一定大有帮助,王通想尽方法想要进这个铺子当个学徒,可年纪太小,父亲根本不同意。

     直到半年前,壮实的王通才说服王力,托人介绍进了那个铺子。

     王力和身边的人都以为王通不过是小孩子一时兴起,没想到十二岁的王通扎扎实实的在铁匠铺学到了今天。

     多学一门有用的技术,自己在这个时代的生存机会就大上一分,王通一边熟练的查看短火铳各个部件,一边如是想。

     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了过来,王通连忙把手上的包袱裹起,快步朝着父亲王力的船舱跑去。

     从冷冽干燥的北地来到溽热潮湿的南海之滨,千里奔波、公务繁忙,又不适应环境,王力来到澳门时间不长,身体状况就开始变坏。

     澳门这边又是广东的偏僻之地,缺医少药,王力的身体眼看着一天天虚弱了下去。

     船舷外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回家的路才刚刚开始。

     *****

     手有点生疏,谢谢大家,请大家不吝支持www.yzkxs.com
如果喜欢《锦衣当国》,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