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世外桃源


    一侧是森森岩壁,一侧是渊深悬崖,中间是一条仅仅只有四米多宽的土路。土路的一头连接着国道,另一侧连接着的是一个名为海窝子的小村。而这个小村正是这几天张劲拿定下乡主意后考察的第十七个村子。

     张劲此时就正坐在从肖非那里借来的路虎中在这条土路上醉汉般的摇摆着。不过张劲的摇摆可不是因为他酒喝多了的缘故,而是这脚下的破路实在是太差了。曲折蜿蜒、上坡下坡暂且不说,就这条路的黄土路面就像是癞子头一般的凹凸不平。也幸亏陆虎算是越野能力比较强的那一类城市车,如果现在张劲屁股底下的家伙是那种底盘稍低的商务车的话,说不定早就被哪个沟哪个梗给架起来、陷进去的进退不得了。

     这里不得不感叹一下出身家庭的用处。在急诊室工作的肖非虽然及不上在药剂科工作的张劲的油水多收入高,但是架不住人家的老爹有钱啊。所以收入低的肖非开的是七八十万的陆虎,而收入不菲的张劲却只能开二十几万牧马人了。

     这段土铺山路不好走,但是却并不长,不过区区十几公里,但是就是这十几公里却足足花了张劲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张劲忍受着颠簸带来的屁股酸麻,心里也从未停止对自己之前头脑发热的决定的质疑:“你说我这是不是有病了,咋就这么想不开的想往这大山的犄角旮旯里面钻呢?这破路真他妈的不是人走的。”

     然而张劲的牢骚在他驾车再次转过一个弯之后就戛然而止,他先是奋力的将刹车一脚踩到底,将车停下来,然后有些欣喜的爬下车来,看着远方的景致,嘴里碎碎糟糟的念叨着:“值了,真值了!简直是世外桃源啊。”

     张劲的眼前此时正铺陈着一副唯美的自然风景画。张劲此时的位置处在一个矮山的半坡上,虽然位置不高,但是因为相对高差的缘故,仍然眼界一片开阔。脚下山脚处稍近的地方是一片广阔的绿色,那是菜畦和田地。五月的绿色葱葱翠翠的,显出无比的生机。因为时间将近午时的缘故,集集在绿地一隅的几十栋青砖红瓦房不约而同的喷吐着袅袅的炊烟,给这片乡景带来生气的同时,也散发出闲适的气质。

     更远处,是一条看起来仅仅一线的灿烂金黄色。再远处,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蔚蓝、幽蓝和深蓝。金色的是沙滩,蓝色的是海!

     在这片绿色和蓝色中,炊烟升起的地方就是张劲在山路上折腾了一个小时所要去的目的地——海窝子村。

     农作物生机勃勃的绿色同半围着三个方向的群山上树木葱郁相连,再配上粼粼荡漾的蔚蓝,这幅山、田、海、天,碧蓝与翠绿交错相接的景致怎是仅仅一个‘美’字可以形容?所以,这也就难怪张劲会被眼前的精致所震撼,几乎不能自己。毕竟张劲从小到大近三十年的时间都是在城市中生活,虽然也曾去过譬如九寨沟、张家界之类的知名景点,但是那些人比树多的地方哪里能够及得上眼前的自然鲜活,哪有这种恬淡的生活气息?

     好好的欣赏了一番鸟瞰的美景后,张劲迫不及待的重新跳上车向海窝子村驶去。

     ******************

     半个小时后,在充当村支部的那间同样是红瓦青砖的平房中。

     “小伙子,你不是开玩笑吧?你要在我们村承包土地?”海窝子村的村支书海聚福一脸诧异的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张劲。

     海窝子村虽然漂亮,但是相对来说却着实的是一个穷村!村子会穷的原因只有一个——交通不便。

     水路上,坐船到最近的市镇也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而且因为海底平缓的缘故,只能停靠吃水浅的小船;而陆路上整个村子也只有张劲来时的那条崎岖逶迤的山路同外界相连。就是因为交通的闭塞,使得在这十来年全国各级政府无论条件如何,都在拼命的‘招商引资’,各种大小工厂都如雨后春笋般节节而起的时候,这个海窝子村却直到如今仍然无人问津,甚至在几次商家视察后,海窝子村连招揽商家的勇气都没有了。就这种交通情况,谁会来啊?就算是厂子建起来了,咋把生产需要的原料运进来?咋把生产出来东西运出去?

     所以也难怪海聚福这位老支书乍一听张劲的承包打算会以为自己误听了,却又心怀期盼的迫不及待的再次追问。

     当张劲确认了这位老支书所听无误后,海聚福有些激动了,连忙追问:“没问题,没问题。”老支书先是没口子的答应下来后,又小心翼翼的追问了一句:“不知道老板您是想要办啥厂子啊?你看你的厂子里能不能招我们村的人去工作啊?要多少人你说个数我好去打招呼去。

     你放心都是能吃苦能干活的青壮,我跟你说啊,我们村啊这年头的年轻人都跑出去给别人打工去了。虽然说他们大部分都去了深市、惠市和莞市,离自己家也不远,但是谁不恋家,谁愿意离开自己家啊!”

     老支书的热情让张劲有些吃不消,连忙截下了他滔滔不绝的话头说:“那个海大叔啊,我来这里承包土地可不是想办厂的!我就是喜欢你们村的景色,想要租几亩地自己打理。你看……”

     虽然让自己村子工业振兴的希望破灭了,但是对于张劲的要求老支书还是拍着胸脯应了下来。反正村里的壮劳力大部分都离家打工去了,留在家里的除了少少的几个被认为是没出息啃地吃的青壮之外,都是些老弱妇孺,每年耕种的土地也越来越少,闲置的土地多得是。再说了,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张劲的承包费对于一直就没有什么进项的海窝子村来说多少也是个收入不是?

     “走,走,我带你去四处看看。到时候你看上哪块地了跟我说,只要是没人种的地随你挑,价钱好说,价钱好说。”说着年过五十的老支书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拉着张劲就往办公室外走。这老支书别看年纪不轻了,但是还有着一股年轻人风风火火的劲儿。

     看着一脸迫不及待的老支书,张劲笑着摇了摇头,也不推辞,跟了出去。心里却想:这个老支书可真不懂谈判技巧,哪能表现的这么心急呢?难道他不懂只有摆出一副‘女儿不愁嫁’的态度,才能钓到金龟婿么?

     就这样,老支书在前面走着,一边还不断的指着路上两侧闲置的土地介绍着。这块地土地有多肥,种什么作物最好;那一块地离水源有多近,浇灌起来多么多么的便利;……

     表面上张劲在后面有一搭没一搭的点头应和着,实际上却是在不断的使用宗师级驯养师和宗师级园丁的能力来寻找着最适合自己发挥技能的地方。

     终于,当老支书领着张劲走到村子一侧尽头的时候,张劲终于眼睛一亮,指着一块大约六七亩方圆的不规则形状荒地,试探着说:“海大叔,你看这块地给我行不?”说着张劲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想要的范围。

     老支书诧异的看了张劲一眼后,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挣扎。终于在老支书内心反复的犹豫了一会后,才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开口对张劲说:“小张啊,这块地确实是没人要的荒地,按说包给你也就包给你了。但是叔不想坑你,叔跟你说实话吧。这地吧靠着村里的这边倒是有两亩多点的地方还算是不错肥地,但是刨除这两亩多的地,剩下的那一大半的地可是连薄地都算不上,可都是石旮旯子的地。种啥都活不成啊!你看,就是那一片儿,除了几个上了年头的歪脖子老树之外,连荒草可都没有几棵。”

     老支书的苦口婆心让张劲对这老人的实在有了更深的认识,于是他也索性敞开了说:“海大叔,我不瞒你说,我这想要承包地吧也不是想发什么财。就是在城市里住腻了,想要换个地方住几年。这几亩地呢我有个打算,想在这两亩肥地上自己种点菜和果树啥的自己吃,其它的那些石砬子地呢我是想挖一个两亩来的鱼塘,养点鱼。剩下的地就盖栋房子自己住,顺便弄个大院子养点鸡鸭啥的。你就把这块地承包给我吧,行么?”

     张劲的借口有真有假,却也把话圆了过去,至少海支书对于张劲的话是坚信不疑。虽然老支书自己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看电视里,好像有钱人的特殊爱好多了,到乡下住一段时间算啥?在他眼里,开着漂亮的大吉普车的张劲已经算的上是有钱人了。

     所以海聚福很高兴的点头应了下来,拍着胸脯的保证没有问题。那块石砬子地不是村里的宅基地,也不是耕地,不过是一块荒地罢了。用荒地开具宅基地和鱼塘用地的使用证轻而易举!毕竟这不但没有损害到任何一家的利益,还为村里创了收,想必村里人也不会有意见的乐见其成吧。

     就这样,张劲承包土地的事情就算定下来了。当海聚福接过张劲手中的一叠红色票子,郑重其事的在那一纸合同上盖下了村委大印后,那一片六七亩大小的土地以后的十年就算是张劲的地盘了。www.yzkxs.com
如果喜欢《九项全能》,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