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卸任的小姨子


    两手拎着两大袋子食材的张劲刚刚要将钥匙插进房门锁眼的时候,厚重的红木大门就随着一声锁簧的清响,打开了。“有贼!”这是张劲的第一反应。

     就在张劲还没有考虑清楚自己是不是要秉承‘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理念转身逃跑报警的时候,一个笑得像是慧黠小狐狸似的女孩儿笑脸从门缝钻了出来,又甜又腻的打着招呼:“才下午四点,姐夫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会是翘班了吧?”

     张劲曾经结过一次婚,前妻的名字叫叶红,是一个跨国公司的市场部的营销策划。在张劲刚刚毕业一年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劲认识了当时还在学校上大三的叶红。张劲刚刚见到叶红的第一面就觉着自己的心弦被狠狠的拨动了,心跳剧烈的难以自制。于是从那一天起,张劲就开始对漂亮、聪明、性格独立的她发起了进攻,也许两人是真的有缘,叶红对张劲也很有些一见钟情的意思,再加上两人朋友的有意撮合,于是两人很快就热烈起来,最终在相识一周年,叶红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携手迈入了婚姻的殿堂。

     当时参加婚礼的两人的朋友都说,两个人中男的高大健硕,长得有点小帅,女的高挑美丽、气质绝佳,从长相上看就是绝对是少有的绝配。而且两人一个是医生,职业高尚,一个是刚毕业就进入跨国公司的精英新秀,大家都认为这两人将会是成功夫妻的典范。

     然而没有人想到,很多事情事情往往并不是想象的那么乌托邦。叶红的性格独立、坚强在热恋中的张劲眼中那叫性格,那是优点、是魅力,但是当婚后叶红仍然一如既往的时候,家里的争吵就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生在东北、长在东北的张劲很‘爷们’很‘大男子主义’的认为一个女人结婚后,‘家’才应该是她最主要的生活重心,其他的神马都是浮云;而叶红则认为,当初你姓张的追求本姑娘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本姑娘是什么人,结婚之后想让我改?没门!

     虽然争吵不断,但两人间毕竟两情眷眷、感情深厚,所以虽然吵吵闹闹的没个消停,但日子也过的算是甜蜜,直到结婚四年后,叶红因为公司业务拓展的原因,被公司重点培养的叶红被分配到东南亚做驻区市场总监的时候,分歧开始愈演愈烈,最终变的一发不可收拾。

     张劲自然不希望叶红离开自己身边,而且一走就是几年,这哪像是夫妻过日子啊;而好强的叶红却因为外放是继续升迁的必经之路,而且认为两人还年轻,不差这么几年,非走不可。于是这个不可调和的矛盾在两人都不肯让步的情况下逐渐升级,最终在两人结婚四年后,也就是一年前走上了黯然离婚的道路。

     这个突然出现在张劲家中的水灵灵的漂亮小丫头叫叶萌,正是张劲前妻叶红的亲妹妹,也就是说这丫头曾经是张劲的小姨子。现在是深市某中学高二年级的学生。

     当叶红还是张劲的妻子的时候,他就对这个小姨子头痛不已。这小妮子漂亮是漂亮的不逊于其姐叶红,堪称绝代小佳人,但是她非主流的年纪,非主流的性格在张劲的眼中简直就是典型的魔女类物种。

     在张劲和叶红尚处在热恋的时候,刚上初中的小丫头就以捉弄张劲这个准姐夫为乐,到了结婚后不但没有有所收敛,反而更加的得寸进尺,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总是以张劲为第一试验品。就算是现在张劲已经和叶萌的姐姐离婚,叶萌也丝毫没有疏远的意思,不但嘴里仍然一口一个‘姐夫’的叫着,用在他身上的整蛊手段同样也没有减少的趋势。也就难怪张劲见到小丫头时的第一眼就已经开始眼皮直跳了。

     当然叶萌会未经自己允许就出现在自己房间也就不奇怪了。小丫头手里的钥匙自然是叶红曾经拥有,而且离婚后也迟迟不曾交回来的那一把。

     看清‘小贼’的相貌后,张劲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好像脑震荡的后遗症再次发作一样,又开始头痛了。就像是几天没睡似的有气无力的回道:“丫头,你怎么来了?不是快要期末考了么,下学期可就上高三了,不在家里好好复习功课,跑我这里来干嘛?”

     “姐夫~,劳逸结合!劳逸结合你懂么?你就这么不欢迎你的小姨子啊?”听到张劲刚一见面就这么说,小萌撅起了仿佛点过丹朱的嫣红小嘴儿,皱起了莹然玉白的挺直瑶鼻。

     说话间,小萌已经把门打开,将张劲迎了进去,并给他拿了拖鞋换上。这才又接过张劲两手的食材进了厨房,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往厨房里那个巨大却空空的双门冰箱里塞。叶萌的这一副房屋女主人的架势,从态度上来讲,可是比以前的真正女主人叶红还要贤惠的多了。

     张劲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用有些涩涩的口气说:“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再叫我姐夫,叫我哥哥!我和你姐姐已经离婚了。”

     小萌一边把蔬菜、肉、蛋一样一样的放到冰箱中摆好,一边用漫不经心的口气回道:“安了,安了,这称呼改来改去多麻烦啊?你们两个吵吵闹闹、分分合合的,虽然说这次时间稍微长了一点,但是说不定啥时候就又鼓弄到一起去了!”

     入耳的依然是叶萌这一年来千篇一律的回答,张劲觉着头更痛了,忍不住抬起手来用两手的食指揉起了太阳穴。

     这时候,叶萌也放好了东西关上冰箱门,来到了张劲所坐的沙发后,体贴伸出细嫩白腻的小手帮他按揉起来,嘴里还调皮的说着:“姐夫,你别这么不耐烦嘛!就算你和我姐离婚了也别不认我这个小姨子啊。再说了,你们离婚后,我们家可也还没有当你是外人呢,这可不光是我,我爸我妈也是呢!”

     常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但是叶红的爸爸妈妈可不是这么想,在他们眼里张劲就是他们的唯一的一个儿子,可不止半个而已,对他恨不得比对叶红和叶萌这对姐妹还亲。所以,当叶萌提到了自己曾经的泰山泰水,张劲心里也难免的涌起一抹暖暖的亲情,问道:“好久没有去看他们了,二老现在还好吧?”

     见自己转移话题的计谋得逞,在张劲看不到的背后,叶萌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嘴里回答着:“算你还有良心,你放心他们好着呢!就是好久不见你,有点想,总在我耳边念叨你。”

     “唉!”张劲叹了一口气,有些孺慕的说:“我也挺想二老的,但是我和你姐都这样了,实在不方便去看他们啊!”

     听到张劲如是说,叶萌眼神不由的闪亮了一抹华彩,蹲下身子直接趴在张劲的背上,两条藕臂紧紧的环住了张劲的脖子,有些紧张有些神秘的在张劲耳边说:“我有办法让你还像以前那样和我爸我妈相处,你要不要听听呢?”

     对于叶萌的亲热动作,张劲早就习惯了,也没有感觉出这个丫头语调的干涩,随口说:“哦?说说看,我听听。”

     藏在张劲脖颈后的叶萌的脸蛋突然有点涨红,原本圆润婉转的嗓音也干涩的就像是秋风吹过树梢的枯叶,话也变的断断续续的:“虽……虽然,你和我姐……离婚了。但是,你如果,如果和我在一起的话,他们也还是你的岳父岳母啊!”

     张劲早就习惯了这个‘非直流’年龄小丫头的古灵精怪和脑袋里时不时脱线的想法,根本就没有把她的所谓提议当一回事,哑然失笑:“你这个丫头,也不知道一脑袋里都是什么东西,就会胡说八道。”说着也不回头,只是把手伸到身后亲昵的拍了拍叶萌的小脑袋。

     不易察觉的失落神情在叶萌的脸上一闪而逝,接着她又强打起精神做出一副娇俏分兮的样子娇嗔的说:“姐夫~,讨厌了,下次不许再拍我的脑袋,我又不是小狗狗。总拍脑袋会变笨的。再说了,我这本就是随便出出主意,同不同意都随你了!”

     被叶萌这么一搅和,张劲因为失败婚姻而有些郁闷的心情再次畅快起来,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挂钟后,不理叶萌的娇声抗议,再次狠狠的揉了揉叶萌的满头柔软秀发后,敞声说:“好了,不和你胡扯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肚子都饿了。你也别急着走,我给你做顿好吃的!等吃完了,我再开车送你回去。

     你现在还住校是吧?你先打个电话回去,免得到时候你的室友着急。”说着,张劲伸了一个懒腰站起身来,钻进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未离婚前,张劲和叶红这两口子一个做医生,上下班没个准点儿;一个在跨国公司做市场也是每天忙碌经常加班,除了夜宵的泡面水饺之外家里几乎就没怎么开过火,一般都是在外面吃,所以常来常往的叶萌也从来没有见过张劲动过锅铲。而之前张劲的厨艺也确实上不得台面,但是今天不同往日,被游戏附身的张劲正恨不得一显身手,展露一下宗师级大厨的本事。www.yzkxs.com
如果喜欢《九项全能》,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