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孙子与装孙子


    “所以说这次车祸中,我并没有什么地方处置失当。而你是肇事者,要对此负全责,对吧?”张劲仍然慢条斯理的问。

     说到这里,林琳仍然毫无理亏的觉悟,理直气壮的说:“是,那又怎么样!”

     张劲的笑容更展,用仿佛怪大叔引诱萝莉看金鱼似的口气猥琐的说:“小丫头,既然这些你都承认,那叔叔教你学个乖,当错儿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就算不是孙子也要装孙子!因为毕竟我听你爸自我介绍过了,如果不是用的假名字的话,你爸爸的名字叫林远而不是叫李刚。”

     说出‘我爸是李刚’的那位跋扈纨绔此时早已经全国闻名,女人八卦的天性,让林琳对此人早有耳闻,对这事件的各种大道、小道关系更是耳熟能详。所以张劲的话刚一出口,就一下子把林琳给逗乐了,坏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狠狠的剜了张劲一眼后,娇嗔的说:“我才没有那个姓李的小子那么没品呢!怪叔叔!”

     玩笑过后,病房里的气氛彻底融洽起来。

     这时候,林远才适时的上前一步,和声说:“张劲先生,你看这个赔偿问题……”

     林远显然是个谈判老手,知道借着气氛的因素谈这种敏感问题,冀望张劲碍着面子不好意思狮子大张口。

     张劲倒也爽快,毕竟他也没受什么大伤,而且细说起来他还算是因祸得福,弄了个游戏加身,武侠梦想实现在望,还应该谢人家呢!所以他也没有矫情,痛快的说:“虽然我呢也没有受什么大伤,但是做错事就要负责,这是规矩,也是给个教训,希望你闺女引以为戒。别这次没事,下次还开汽车来横冲直撞的,到时候再后悔可就晚了。”

     张劲的话自然又让林琳这个小丫头翻起了白眼,但是在她妈妈的拉扯下最终扯了扯嘴角没有说什么。

     张劲对林琳的表情就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说:“这样好了,营养费、精神损失费啥的就算了。但是这误工费和医疗费却不能少,你放心,我的伤不重,我不会就这事讹你们。加起来估计也就是万把块钱。还有汽车修理费啥的除了保险公司出的那一部分之外,剩下的也得你们出。

     嗯,至于肇事赔偿么……除了保险公司赔偿外,剩下的修车钱你帮我补齐了,之后顺便帮我做一次彻底一点的养护。差不多也就是这些了,你觉着怎么样?”

     张劲的话让林远一愣,他是个生意盘子还不算小的一个商人,在商场上战斗惯了的他向来习惯的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也习惯的是无论对方要什么价钱都要去还上几次价才能成交,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但是张劲这下却张口就给出了无论如何努力也挤不出水分的底价,让林远这个商场老油条无价可还,也拉不下脸去还价。

     误工、汽车修理费本就是做为肇事一方避无可避的赔偿,而事实上这种事故的赔偿大头往往就是医疗费、营养费和精神损失费!尤其是像张劲这种头部受伤的伤势,是最容易拿到大额赔偿的。毕竟现在医学对大脑的研究实在是浅显,很多伤势并不是靠仪器检查就可以检查出来的,往往需要患者的口述来判断。再加上张劲本身就是一名医生,如果他要是想骗赔骗保去伪装这些病症的话,几乎毫无破绽可循。最终就算是让自己赔上几百万都不是不可能。

     但是这些个本应该的大头却被张劲嘴角一撇就给轻轻抹去。至于一次养护的费用?林远可是知道,张劲的车子不过是二十几万的一辆牧马人而已,别说养护,就算是换一辆同型新车所用的钱也远在林远的心理底线之下。

     这让原本做好了应付狮子大张嘴的战斗准备,做好了长期拉锯战斗准备,做好了对簿公堂准备的他就像是重重一拳打在空处,用差了劲一样难受!

     看着面前比自己小十来岁的张劲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惯于尔虞我诈、锱铢必较的林远也不由心下叹息,“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实在的好人啊!”

     张劲大方,林远也就没有讨价还价,痛快的达成了赔偿的协议。也许是自觉亏心的缘故,林远临走还和张劲交换了电话,隐晦的透露出自己有那么一点能量,如果有事找他,能帮忙的一定会帮。

     林琳的妈妈从始至终都没有同张劲有什么直接交流,只是临了温婉的点头示意,表示对张劲不追究的感谢。倒是林琳最后发给了张劲一张好人卡,可是那发卡时的话让张劲怎么听怎么别扭,她是这样说的:“怪叔叔,虽然你的嘴是臭了一些,但是勉强还算得上是好人吧!谢谢你了!”原来这个小丫头并不像表现的那么二百五,这些事情还是看的明白的。

     送走了林琳一家人后,肖非再次在张劲的床前坐了下来,没口子的埋怨:“我说老大,你也太大方了吧?这就算了?那你这罪不是白遭了?告诉你,这姓林的一家应该有钱着呢,听说那个丫头撞你时开的那辆车就是她前几天满十八岁刚刚领到驾照时,他老爷子给她的礼物。你知道是啥车么?x6!一百好几十万呢!就凭你伤的地方,我估摸着你要是狠一点的话,至少能从他那里捞个几十上百万!”

     对于肖非的唏嘘,张劲不置可否的洒然一笑:“我这本就没有什么事儿,犯不着去讹人家。几十万虽然不少,但咱也不是缺了就活不下去不是?为了这些钱去和人家频繁的拉来扯去,甚至对簿公堂,麻烦!”

     说着,张劲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向病房门口走一边对同时站起来的肖非说:“行了,我的伤势我知道,跟没病没灾的人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我就不在你这里窝着了。我先回一趟我们科里,去和孔老大打个招呼,之后回家歇着去。其实也不错啊,至少又能混个七八天的病假来。”

     孔老大叫孔寒,是这家医院药剂科的主任,凭着同流合污、回扣‘分赃’的交情,一直以来和张劲的关系还算不错,所以张劲也就亲热的以‘孔老大’相称呼。

     肖非的想法无可厚非,毕竟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经济社会,伤者讹肇事者的事情已经算不得该被批判的事情了,这叫天经地义。不过张劲本就算是因祸得福,如果还要在肇事赔偿这上面斤斤计较的话,他自己就觉着有点说不过去了,毕竟他和那些高官巨富们不一样,他还是一个有道德底线的人。按照张劲自己的想法,因为这次车祸而圆了自己的武侠梦,他甚至愿意倒付给对方几十万!

     凭张劲和药剂科的头儿孔老大的关系,请假自然无不应允,甚至本来张劲只打算请个六七天的假,孔老大大手一挥,就给了整整十天假,“你小子还是老实两天好好歇歇吧!就算真放不下那几家公司过手的油,也不差这两天。你放心,该分给你的会给你留着的。”孔老大很慨然的如是说。

     张劲倒也不矫情,给假就接着,刚好趁这功夫在家里好好规划一下未来的‘大侠’生活。

     在医院中药房免费搜刮全了熬制宁魂安神散、疏脉通血汤、九草壮骨胶几副药剂的草药后,张劲就离开医院。刚刚爬上伸手拦下的的士,就先是两把扯掉了脑袋上的包扎纱布,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拐了个弯先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大堆肉、菜、鱼、蛋回去。

     张劲好吃嘴馋,这事儿他的朋友都知道。这家伙几年的时间就已经吃遍整个深市,甚至已经开始踏足周边的羊市、惠市和莞市。这么好吃的一个人,骤然得到了宗师级的厨师厨艺怎么可能不先尝尝自己的手艺?

     张劲的家是一个高尚小区的顶层复式,五房两厅三卫,足足有将近三百平!家中装修的也是档次不凡,虽然不像暴发户一般镶金嵌玉的弄的金碧辉煌,却也典雅别致,格调不俗。出身平凡家庭的张劲,能在毕业六七年就有房有车,而且还置办这么大的家当自然不可能都是本分钱,毕竟他不过是一个医生,而不是那些容易暴富的金融业者。

     所以每当肖非等铁哥们到他们家作客的时候,都会开玩笑的酸溜溜念叨几句:“你们药剂科的就是好,回扣拿的都手软。毕业几年,年收入几十万跟玩儿似的。不公平,真不公平!”

     这时候,张劲总是振振有辞的反驳,“切,我们这算啥?只不过沾了一点过手的油水罢了!你想想,那些出厂时才几毛钱的药在咱们这儿能卖几百上千,中间有百分之几千几万的利润,我们才能弄多点儿?还不是让上边的那些大佬弄去了!你们咋不说说他们呢?而且我们的风险还比他们大,真要出事了,顶缸的还不是我们这些小马仔?”他还觉着挺委屈。www.yzkxs.com
如果喜欢《九项全能》,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收藏本页请按 Ctrl + D。